当前位置:首页 > 戛纳,人类星球上最香艳的城市

戛纳,人类星球上最香艳的城市

时间:2017-05-20 09:30:35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原标题:戛纳,人类星球上最香艳的城市

  文 | 尼古拉斯·涛

  第70届戛纳电影节终于在17号这天拉开了帷幕,一场为期12天的电影盛会,又将戛纳这个寂静的小渔港变成了人潮涌动的不夜城。

  在这十几天中,除了数不尽的酒会派对,见不完的男女明星,还会有超过1200多场次的电影放映活动等着各路记者和观众参加(导演双周单元向所有公众开放),而媒体们则无不扛着长枪短炮等候在新闻发布会、红毯、颁奖典礼上,以期抢到第一手电影资讯并传递给全世界的影迷。

  

  奉俊昊与他的新片《玉子》

  当然,人们对电影节的关注最集中的还是在主竞赛单元各项大奖最后花落谁家。今年的戛纳主竞赛入围名单可以说十分鸡贼:既有奉俊昊这种韩国商业导演的科幻怪兽片《玉子》,又有同一个国家最具实验精神的独立电影导演洪尚秀黑白片《之后》

  

哈内克以《快乐结局》冲击他的第三个金棕榈奖

  在代际上不仅让双金棕榈俱乐部老将迈克尔·哈内克《快乐结局》冲击三获金棕榈奖的纪录,还成功纳入已经过气十几年的烂片制造者索菲亚·科波拉《牡丹花下》引领人们眼球;

  而在地域上,白俄罗斯的谢尔盖·洛兹尼萨已经在此前两次入围金棕榈,此次重回戛纳圈子,可谓是轻车熟路,同样与他有着相似地域文化的安德烈·萨金塞夫则在《利维坦》之后凭新片《无爱可诉》成功入围。

  

  哈扎纳维斯乌斯与他的新片《敬畏》

  不过,在我看来,本届戛纳最紧张、最抢眼也可能是最有爆点的竞争关系则出现在法国本土选手之间。

  奥斯卡最佳导演得主、两次入围金棕榈奖的法国导演迈克尔·哈扎纳维希乌斯《敬畏》一片聚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法国影坛,讲述的是法国名导戈达尔和女演员安妮·维亚泽姆斯基之间真实的爱情故事,并选用路易斯·加瑞尔出演五月风暴时期的戈达尔。

  从题材上来说,这种以电影讲述电影史的片子本身就是哈扎纳维希乌斯的拿手好戏,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艺术家》就是明证。

  

欧容与他的新片《双面情人》

  而另一位已经好多年无缘欧洲三大节并且此前埋怨戛纳对法国本土导演太过严苛的知名影人弗朗索瓦·欧容则以《双面情人》成功引起选片人的注意。

  记得他入围戛纳主竞赛还是2003年的《泳池谋杀案》,自那之后基本上就一直被戛纳放逐在外,而现在被突然选入,自然不可能是随意的偶然,所以欧容的这部新片更有可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双面情人》

  其实,在戛纳的这座艺术殿堂里,情色从来都不是遭到拒绝和排斥的违禁品。而那些在光影长河中不断以大尺度行为走上戛纳舞台的话题明星,也在媒体和影迷之间留下了数不尽的趣闻。

  

  碧姬·芭铎与柯克·道格拉斯

  不可否认,戛纳是香艳的。大概是从50年代开始,戛纳电影节就拥有了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小明星们可以穿着暴露的泳衣在克鲁瓦塞海滩上蹦跶,以提高媒体曝光度。

  于是,在1953年,年仅18岁的“性感小猫”碧姬·芭铎便穿着比基尼,躺在了好莱坞当红男星柯克·道格拉斯身旁。而她在那里搔首弄姿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她曾在道格拉斯的影片《此恨绵绵》中有过1分钟的出境,只有5句台词。从那之后,碧姬·芭铎便被称为欧洲版的玛丽莲·梦露,就连名字也简化成了BB,以对应梦露的MM。

  

  第14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影片《维莉蒂安娜》

  同样,此时的戛纳银幕上也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性解放”放映。1961年的金棕榈奖由路易斯·布努埃尔指导的《维莉蒂安娜》获得,但此片的获奖却遭到了天主教人士的大力讨伐,原因无他,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修女与自己叔叔之间的不伦情感。

  

  《世界残酷奇谭》

  也是在第二年,那些正襟危坐、高高在上的戛纳评委又被保罗·卡瓦拉、亚科佩蒂和弗兰柯·伯斯佩里联合导演的《世界残酷奇谭》再一次冒犯。

  在这套“残酷纪录片”中,导演将镜头对准世界各地怪诞的性仪式,包括尼泊尔的廓尔喀族人穿着女性衣服的奇怪仪式;为了庆祝复活节的一群意大利人在卡拉布里亚区农村用玻璃切割自己;法国画家用他的“人体画笔”挥毫泼墨;一个新几内亚女人给猪哺乳;赶时髦的纽约客在餐馆里品味昆虫…

  

  《绿门之后》

  就在1973年戛纳电影节时,两部美国“Hardcore”电影《绿门之后》和《那发生在好莱坞》以前所未有的大胆情节,令戛纳电影节组委会震惊不已,但是主办方也意识到这类电影具备相当的吸引力。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中,戛纳电影节一直是艺术的圣殿、通往第七艺术之门的绝佳途径。尤其是在很多人口中,提到戛纳则无限崇拜,而提到好莱坞则认为那是浮华与商业的名利场。其实,这种误区或对戛纳的不清晰认知根植于一部分人对戛纳那一片金叶子的过分想象。戛纳电影节的受关注程度确实超过了其他任何电影节,这一点反映在报纸、电视、网络上覆盖全世界的广泛报道。

  

  李宇春在戛纳的造型被人吐槽

  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戛纳与其他电影节之间远不是一种简单的平等关系。

  而它依赖于奇观、情色,甚至是丑闻来铺就的艺术殿堂,也说明了戛纳电影节实际上是从欧洲电影的现实中分离出去的一座“浮岛”,情色电影乃至各种性感惹火的女星频繁登上媒体头条,或许被很多人批评为偏离了电影节的初衷,但对于电影节来说,这种噱头本身就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宣传方式----既使电影节有了话题关注度,也让那些大小明星对戛纳更加的趋之若鹜。

  今年是戛纳电影节的70大寿,回顾这一最富盛名的电影节的前世今生,不管你洋洋洒洒写多少字,说多少天总可以找到无数的话题进行切入。但当我们翻阅那些过往的银幕影史时,进入眼帘的往往是最为私人、大胆、甚至挑衅的人和事以及电影,这不能不说是电影节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右)与艺术总监福茂(左)

  据说前段时间法国电影资料馆还别出心裁地在4、5月份策划了一系列名为“戛纳丑闻”的回顾展,由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亲自挑选出26部曾在电影节历史上引起过巨大争议的影片,向人们展示作为艺术创作的电影那些不同寻常的另一面,而这其中就包括不少之前提到的情色电影及其新闻事件。

  所以说,既然人家法国人都不把那些喧闹放在眼里,还拿出来作为过往趣事分享给影迷,那我们中国人又何必太在意戛纳电影节的定位以及范冰冰去做评委这件事呢?

  每年5月,全世界的目光焦点便会投向戛纳,期待见证一场电影的流动盛宴。珊珊老师带你探索戛纳雄踞电影殿堂顶端的秘密,还有你们最期待的热点事件麻辣点评。

  

  推荐 | “文慧园路三号”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