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玉子》:擅长怪兽片的奉俊昊高开低走令人失望

《玉子》:擅长怪兽片的奉俊昊高开低走令人失望

时间:2017-05-20 12:06:16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原标题:《玉子》:擅长怪兽片的奉俊昊高开低走令人失望



奉俊昊新作《玉子》入围主竞赛单元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文/顾草草)倘若要说本届戛纳期待值最高的电影,奉俊昊的《玉子》绝对排得上号。

  奉俊昊是入围主竞赛的两位韩国导演之一,继20年《雪国列车》之后他越来越偏向国际路线,本片在立项伊始就方言要用韩国顶级女明星搭档国际明星。最终阵容公布,蒂尔达-斯文顿、杰克-吉伦哈尔、保罗-达诺加莉莉-柯林斯的组合也着实亮眼。加上奉俊昊从《汉江怪物》之后暴露出对于怪物的痴迷劲儿,更让人对这部怪兽片的好奇心再升一级。

本片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和人工培育的怪物玉子的故事

  而今天在卢米埃尔剧院的放映也一波三折。片头Netflix出品的LOGO一出现,记者们欢呼口哨、嘘声此起彼伏,老顽固们支持戛纳出台的“竞赛片必须在法国影院上映”的新规矩,拥抱未来的人则自然不能放弃表达立场的机会。但此后因为幕布故障、银幕卡屏的问题,记者们齐声故障抗议,使得片头蒂尔达-斯文顿浮夸诡谲的keynote演说结束之后,放映无法继续,被迫停止了五分钟,直到技术问题被解决,才重新开始。放映事故似乎已经成了每年戛纳的保留节目了。

还是杰克-吉伦哈尔饰演的明星动物学家

  本片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和人工培育的怪物玉子的故事。十年前蒂尔达-斯文顿的公司研制出了一种巨大的猪型怪物,其中26头发放到全世界各地养殖以创造品牌效应。Mija的爷爷就租养了一头,取名为玉子,Mija伴着玉子长大。但随着十年期限的渐近,公司收回这26头宣传用明星猪的时候到了。与玉子培养了深厚感情的Mija决定只身从韩国的小村庄出发,去首尔解救自己的好朋友。而营救行动被卷入了动物保护组织ALF(Animal Liberation Front)的计划,阴差阳错之下,Mija一路辗转追着玉子到纽约,在大都会街头上演了一场营救大戏。

  影片从开头就充满了奇幻的未来感,无论是蒂尔达-斯文顿饰演的有Daddy Issue的CEO,还是杰克-吉伦哈尔饰演的明星动物学家,都以夸张的表演风格营造出极强的戏剧性,与之后小女孩Mija的纯真质朴形成反差,趣味十足。

蒂尔达-斯文顿在《玉子》戛纳发布会现场

  整部影片最为精彩的部分都在前半部。Mija与玉子在大山深处嬉戏玩耍的情景拍的清新自然,让人错觉这几乎是一部真人版的《龙猫》。而ALF组织在首尔展开的第一场营救也堪称场景调度和运镜的典范,扣人心弦,精彩绝伦,奉俊昊拍摄大制作的经验和实力展露无遗。保罗-达诺的亮相最为惊艳,面罩之下也能看出演技火花四射,果然是演什么是什么的天才演员。

  但此后水准却一路下跌,之前紧凑的节奏被剪辑连累显得紊乱,而影片在立意上的模糊和摇摆也让人困惑。Mija的营救行动,原本是纯真良知对抗资本主义的缩影,到后面却逐渐被弱化成为差异对待群体和个体的护短;ALF怀着解放所有怪物的宏大愿望,让人期待这个组织有着多么强大的策划执行能力,最终却只为一个玉子就搞得全军覆没,连最初营救玉子的理由都几乎不成立了,形象削减成一群浅薄的青年素食主义白左团队;而蒂尔达-斯文顿的公司强大的安保能力本来塑造了资本家的全面铁血形象,却在影片最后被小买卖迷了眼,完全沦为了姐妹争权的闹剧。

杰克-吉伦哈尔亮相

  至此,《玉子》从本届戛纳最被期待的电影将将滑落成最具“扑街相”的电影。虽然这么说略为夸张,但奉俊昊确实高开低走,让人叹息。

  而最让人失望的恐怕要数玉子的造型了。原本怪兽的形象就是本片的一大噱头,迟迟不曝光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导演可能怀着大家都不知道河马长什么样子的想法,花重金请团队设计了一个长着猪耳朵的河马,并且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具有原创性的可爱怪兽形象。真希望导演能明白,批判社会和怪兽迷狂,都是需要想象力的。

  影片末尾,小女孩Mija在公司的屠宰场为了救玉子殊死一搏,屠宰场里自然不是血淋淋的杀戮就是冰冷的陈尸。展示屠宰场的镜头,其实观众也并不陌生。只不过《玉子》中一头头待宰、悬挂的并不是普通的猪,而是玉子一般的怪物。其他怪物都得死,因为玉子有主角光环就能不死吗?这倒像那个关于吃狗肉问题的万年大讨论,人工饲养的狗就可以杀了吃,作为宠物的狗就不可以,两者的区分究竟何为,生命存在不同的价值或目的吗?转基因动物比自然动物在价值序列中低一等级吗?如果像ALF一样拒绝一切动物虐待杀戮,那么本片号召大家集体素食吗?似乎也并不。屠宰场的这种白描,无疑是一种不容置喙的展示,判断是否被预留了思考的空间,要打一个问号了。

《玉子》令人空虚和失望

  故事一开始,整体基调就被奠定,无论山中也好、城中也好,都算人间童话。但从某种程度上,奉俊昊最初的理念依然贯彻到了最后,拍一部小女孩儿和大怪兽的科幻片。科幻不仅是science fiction,也是speculative fiction。而当代文明社会出现异类,而异类何以是异类,确实是再好不过的命题。但奉俊昊的解太过潦草,把一切未知转化成已知,把一切抽象落到实处,《汉江怪物》中意蕴无穷的社会隐喻在《玉子》中完全脱力,四处追击,四处自己绊倒自己。这部韩国版的《ET》,延展更多,野心却更小,或许因为创作者也没有答案,下策是不如先让大家娱乐一把。

  看完这部片,总有种空虚和失望。

  今年是戛纳国际电影节七十周年的生日,每个记者的证件上都额外附送了一个小徽章,上面有一句调侃的话,其中一句是:“每年进主竞赛的电影都一个样。”是句自嘲的玩笑话,但也确实是真实的抱怨。电影节总监福茂曾放言,这部《玉子》是主竞赛单元政治性最强的,一时间吸引了无数眼球。但现在看来,确实,进主竞赛的电影总是那些套路。论政治性,论娱乐性,论奇思妙想,论前卫大胆,“一种关注”单元甚至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单元都有更为出彩的。这部《玉子》甚至只能算作商业片中的中流水准,却被放进艺术电影节的主竞赛,令人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