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周炜:年轻的GP有很多机会,做到这3点就杀出重围

周炜:年轻的GP有很多机会,做到这3点就杀出重围

时间:2017-04-21 17:47:36 来源:投资家

原标题:周炜:年轻的GP有很多机会,做到这3点就杀出重围

  作为前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京东、京东金融、融360,喜马拉雅等明星创业公司的投资人,周炜在风险投资领域已小有成就。当投资者和创业者都日益成熟,中国创造拐点到来之际,周炜决定离开KPCB。以“伴左右,创世界”为理念,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今天,投资家带来周炜在风险投资领域这些年的感悟。

  1994年,我进入了福建一家很小的创业公司,福建实达。我对投资机构的认知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它。

  当时,公司引进新股东,我们觉得只要生意做得好,产品做得好就可以。但新股东是想专门做房地产,就把我们作为一个提款机,不停地拿我们的股票去变现,或者借钱去投房地产。那个时代让我认识到,资本非常有力量,比企业家的力量大太多,它可以左右企业的生死。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也让我对资本有了另一种认识。

  2003年,软银赛富要投银联商务时,曾经想过把我做的那家支付公司和银联商务并起来一起投。因为我有产品技术实力和服务体系。但我觉得,他们给我的估值太低,最后没有被并进去。 这也是为什么我去沃顿,最后选择这个方向的很重要的原因。

  如今,回过头来看中国VC实际上是从1995年开始有的概念。

  投资圈的网红才能获得更多认知

  我认为,第一波风险投资机构在中国诞生是在2000年左右,一批硅谷基金开始对中国有兴趣。

  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一些美籍华裔的创投大佬,基本上全都是在那个时代来中国的,那个时候他们投资的特点就是抱团取暖,俱乐部式的投资。

  到了2005年,越来越多的本土机构被教育,大家都觉得要创建自己的品牌。然后就出现了像北极光、启明等一大批机构。

  这些机构创建自己的品牌,在中国投资,但还是以美元基金投资为主。虽然他们也是本土品牌,但它的做事风格跟美元基金一模一样。

  KPCB在2007年才进入中国。这些年,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非常郁闷的。因为这个市场的占有率并不是看它的业绩回报,而是声音大、网红才能获得更多的认知。

  我认为,真正成熟的投资者应该要看回报。但是你会非常惊奇地发现,就算很专业的投资者,这个市场上的声音大小对他的影响,超过了他对数字的真正判断,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爆炸式增长期,杀出重围要做到3点

  到2011年以后,因为各种因素,本土的创业投资越来越热。这几年,中国创投确实进入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时期。那么我们面临的局面是什么?我加入的太晚。我觉得杀出重围,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真的是万分幸运。可以想象一下,你们将来想要杀出重围,要做什么样的努力?

  第一, 一定要想好你的优势在哪里。

  在今天这样一个红海的状况下,你想成功,就必须要想清楚,自己的优势到底是什么?怎么用好自己的优势,怎样让优势变成自己最终的长远优势?

  第二,千万不要理所当然地认为风险投资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商业模式,当然,我说的并不包括PE。

  过去,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叫“夏虫不可语冰”,什么意思?就是一种虫子如果它生命周期只有夏天这几个月,你跟它说冰是什么东西,它是不会知道的,它想象不出来那个东西,因为它的生命周期从来不经过冬天。

  这对中国大量的个人、机构投资者来说,也有这个问题。中国过去30多年一直是高速成长,从来没有放缓过。所以很多事情,在我们的心目中是不会发生的,但事实上它是会发生的,只是我们还没看见它发生而已。

  第三,投资人要树立个人品牌。我觉得树立个人品牌有两种路径:第一种,能够短时间内投出多家特别牛的公司,市场自然就会认同你;第二种,通过帮助企业家树立个人品牌。就算你最终不一定有非常辉煌的业绩,但你获得了广泛的企业家的认可,你也可以继续做下去。

  其实,还有一条路,就是现在比较流行走网红这条路,投资人也要做网红,但做网红是需要天赋的。

  当然,做早期投资,除了这些,你还一定要有足够的精神准备。

  这两年有一些变化就是,因为无线互联网的爆发,中国经济的增长,以及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的改变,导致现在的互联网公司比以前要赚钱得多,电商也一样。

  我们看到,像聚美、陌陌全都是大概四年时间上市,但是这并不代表这种快速上市、快速退出的新时代就此来临,大量的公司还是要经过七八年才能够有一个比较成熟的退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选择做早期,你要有足够的精神准备,因为人民币市场的LP精神上并没有完全准备好,接受一个十年周期的基金。就算对业绩相当好的基金,也顶多是8+2,而这已经算不错的了。但是你要10+3,我相信目前几乎没有可能拿到。

  作为早期投资人,我积累了十年的投资经验,我想说的是年轻的GP还有很多机会。

  从前几年开始,所谓新一代创业者,也就是从老机构分出来的这一波,在美元LP那边普遍受到追捧,因为他们认为老一代也该休息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对新一代的中国用户不了解。

  我曾问过某个投资人,为什么他会赌其中一个非常年轻的GP?他认为,这是一个转变的时期,你必须参与。你不参与的话,可能你将来就全部错过了。

  所以,如果大家有非常创新、新锐的观点、方法论,就算没有过去的历史数据做支撑,没有非常好的业绩,你仍然可以拿到钱。

  “成吉思汗”打法与群狼战术

  但要切记的是不能跟风。现在有百分之九十的投资人,很多时候是没有独立思考的,完全是跟风。比如说VR主题,仅因为美国那边有大的投资和并购,然后中国创投圈就兴奋了。直播也是,从扎克伯格说直播开始,一下子所有人都兴奋了。

  投资必须要有方法论,我们团队做事有几个原则。第一,要在高成功概率的人群和行业里去投;第二,团队做事要有方法。

  我们推行成吉思汗的打法,不独断,让团队都参与到决策中去。我来选一个方向,然后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像扫荡一样,所有人都研究这个行业和行业里的公司,在里面找到最好的,两个礼拜把这个行业研究完。

  此外,我比较欣赏群狼战术。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像农耕时代的原始部落一样,你可以有一半时间为了自己在家放马,但另一半时间是,我一吹号角能全部迅速赶来,马上冲出去围住这个城将它洗劫光,然后回去接着养家。

  当然,这是我自己推崇的一些方法。其实,现在的投资环境不一样了,很难再看到能够独立成长得很大的公司。但我觉得,只要跟合适的战略机构搭在一起,特别是大机构给你足够的空间的话,有些领域还是会加速成长。不过,前提是你自己必须会操作。

  比如现下投资人重点关注的几个热门行业,人工智能和VR、AR。大部分人其实都在做边角料的活儿。

  好几次我和几个做人工智能和VR的创业者聊,他们谈的无比兴奋,说我们的技术和国际差不多。但是我一问操作系统你怎么看,经常得到的回答是「这个嘛,总会有人开放的」。

  人工智能,机器人是一个很大的领域。中国的问题在于缺底层技术,那么多人在说投机器人,却很少有人操作起来。苹果和谷歌为什么在手机上成功,就是因为他控制了操作系统,我们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去做这个事情。

  最后我想说的是,也许有很多人被迫走这条路,或者趋向走这条路。我建议,根据你的特点去判断你适合走哪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