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清辉: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易导致质量管理松懈

宋清辉: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易导致质量管理松懈

时间:2017-05-20 10:22:52 来源:宋清辉

原标题:宋清辉: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易导致质量管理松懈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是其质量管理松懈的表现,引入中交集团后的绿城,在公司管理和资金方面得到有效帮助,但强势的中交集团手握多数股权,取得绿城控制权,决策层在争夺的过程中,难免出现乌烟瘴气甚至是“血刃相见”的情形,具体到操作团队上,则出现品质松懈问题。

  中国经营报记者 刘颂辉 石英婧

  随着调控闸门的拧紧,作为新晋“二线城市”的合肥,不时爆出因房屋品质等引发的维权纠纷,保利、绿城等项目都在其中。其中以品质著称的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03900.HK )(以下简称“绿城”)旗下合肥绿城翡翠湖玫瑰园因品质缩水而遭到购房者诟病。

  今年4月份,合肥绿城翡翠湖玫瑰园项目的业主发现,小区曾规划建设为中央公园的位置被改作草坪,该设置的法式喷泉不见其踪。临近5月31日的交房期,业主代表向开发商安徽绿城玫瑰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递函反映诉求,未能得到有效答复。从而引发多位业主来到合肥市经济开发区的绿城玫瑰园售楼部维权。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绿城集团进行求证,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复称,集团此前已有自查行动,但是没有得到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的重视,“对于绿城玫瑰园是否缩减绿化成本,目前正在调查,相关问题正在和业主协商整改。”

  而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总经理助理张明则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已和业主协商签订整改意见书,“该优化的优化,该升级的升级,该整改的整改。”

  事实上,这并不是绿城项目第一次遭遇因品质引发的纠纷,在业内人士看来,近年来绿城的灵魂人物宋卫平的逐步淡出,原绿城系话语权的降低,或对长久以来注重品质的绿城带来影响。

  因减配 引发维权

  日前,合肥绿城翡翠湖玫瑰园项目,因绿化缩水和园林减配问题陷入维权纷争。多名维权业主随后打出“安徽绿城减配改规划,偷工减料称法式园林”“二三期绿化严重减配”等标语进行维权。

  该项目7栋业主沈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等待3年终于交房,结果发现与当初我们看房时的一期相比,绿化施工严重减配,例如乔木没有按照一期标准全冠移植,种植密度不够,地被植物多,原本计划的中央园林变成大草坪。同样的法式凉亭,由8根立柱换为6根。”

  通过梳理业主反映的问题,记者发现,主要集中在公共区域的设计和绿化带附近的排水系统方面。据业主意见书显示,曾向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反映绿化标准降低和施工不仔细问题,后者表示在5月20日前,参照一期标准整改结束。但时隔一个星期,部分业主复查发现,整改进度缓慢。

  公开资料显示,项目位于合肥市经济开发区繁华大道与云外路交汇处,紧邻翡翠湖森林公园景观区,最新备案的毛坯别墅均价为24726元/平方米。

  多名小区三期的业主对记者表示,3年前购房时见到项目宣传打出“法式园林”标语,彼时对项目并不了解,却对绿城集团的品牌充满了期待。

  日前,记者在合肥绿城玫瑰园实地走访发现,小区南门附近的一期已经交付使用,绿荫环绕,在法式喷泉点缀下,庭院整体呈现高端雅致。往东边前行,走到三期的8栋,其中的绿化植被低矮,草坪面积增多,大理石雕塑减少。与一期相比,三期的绿化带附近的下水孔较少,人行道上积水横流。

  对此,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工程部一名裘姓负责人表示,合同书规定项目的建设周期为3年,建设进度为正常状态。景观部分建设周期为3~5个月,目前正从7栋和8栋楼前逐步推进,因此不能完全呈现出效果。

  对于这种解释,绿城翡翠湖玫瑰园业主并不买账,随后近300名业主们再次前往售楼部,与开发商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召开协商会。记者从现场了解到,最终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负责人批准通过11项整改措施。

  针对项目绿化缩水引发业主维权等问题,记者致电合肥市住建委,该局工作人员表示,小区应该按照设计方案施工,若实际施工与规划不符合,则需要整改。若与建筑图纸存在差异过大,则涉嫌违规。

  曾多次涉违规 口碑存忧

  年报显示,2016年绿城集团净利润为22.23亿元,较2015年的12.59亿元增加9.64亿元,增长76.6%。在附属公司结转收入的楼盘情况中,合肥绿城玫瑰园已销售面积263506平方米,销售收入27.19亿元,排名第一。然而作为绿城目前在合肥的代表性项目,绿城玫瑰园却多次陷入“维权门”。

  记者在绿城玫瑰园调查发现,二期交房过程中也曾出现绿化缩水情况,业主组织维权,最终并未真正解决。追溯到几年前,该项目曾因擅自更改高层规划,遭到业主抗议,最终绿城集团决定取消更改计划,时任绿城安徽公司负责人被停职接受检查。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2015年,安徽绿城玫瑰园公司因“房地产广告不真实、不科学、不准确;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要求;欺骗和误导公众”被合肥市工商局处罚5万元。

  针对业主维权事宜记者致电合肥市经开区建设发展局,但被该局相关工作人员拒绝采访。

  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凌斌表示,维权事件在合肥一直存在,主要由于房地产企业、主管部门和业主之间信息不对称造成。合肥房地产市场存在问题,行政部门监管不利是其中原因之一。“市场频频出现‘价外加价’现象却总查无实据,实际上需要联合执法。”凌斌指出。

  张明则对记者表示,公司看好合肥房地产市场,仍在积极规划布局,因尚未完全落地,暂不透露。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是其质量管理松懈的表现,引入中交集团后的绿城,在公司管理和资金方面得到有效帮助,但强势的中交集团手握多数股权,取得绿城控制权,决策层在争夺的过程中,难免出现乌烟瘴气甚至是“血刃相见”的情形,具体到操作团队上,则出现品质松懈问题。

  战略保守 业绩承压

  5月8日,瑞信调低内房股绿城的评级,由“跑赢大市”降至“中性”,目标价亦由每股9.1元降至8元。瑞信方面指出,自2015年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入股绿城成为主要股东后,带来的财务得益大部份已经在绿城的股价上反映。

  “绿城的布局多数是偏高端产品,自去年10月份以来的调控政策不利于中高端改善型住宅的预售许可证审批、网签和销售,影响其回款速度,因此受到降级。”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分析称。

  同日,绿城对外宣布修改公司组织章程大纲及细则,建立联席主席架构并推进其运作。由绿城创始人宋卫平与绿城第一大股东中国交建董事会秘书刘文生共同担任集团联席主席。随着绿城系原班人马在董事会大换血,中交集团介入绿城财务管理、成本管理和战略管理等多个层面,绿城创始人宋卫平在集团的话语权不断被削弱。

  针对“建立联席主席架构”问题,绿城集团相关品牌负责人回应称,此举是公司在市场调节下必须要改变的一环,为了规范法人治理结构。“联席主席宋卫平依然是绿城永远不变的产品观、服务观,以及对公司的把控从未缺席过,只不过目前是将法人治理结构更规范化。”

  “联席主席”的机构设置则增加管理的职级和人事财务安排,导致绿城管理层的协调成本增加。在业绩方面,相比去年同期绿城集团同样表现不佳。

  宋清辉表示,力推“联席主席”实际上并非以“强强联合”为目的,而是进行“分庭抗礼”,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原绿城系的话语权降低,地产品质受到牵连则不无可能。

  不容忽视的是,绿城集团在杭州大本营的业绩也不断被赶超,据杭州透明售房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杭州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总成交金额60.47亿元、50.33亿元、34.62亿元排名前三,而曾在去年同期排名第二的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总成交金额28.47亿元排名落后,退居第五位。

  此外,据绿城官网显示,集团拥有总建筑面积超过2976万平方米,其中浙江省占地42.9%、环渤海区域占35.9%、其他区域占17.4%、长三角区域(除浙江)占3.8%。绿城全国化布局失衡也是公司发展过程中不容忽视的问题。

  数据显示,在当前TOP20房企中,绿城一年9宗公开招拍挂地块的拿地量偏少,若想保持千亿级企业的运行规模,则需要进一步加快拿地投资。

  绿城相关品牌部负责人在回应记者表示,公司坚信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因此更多在产品服务品质和性价比方面进行着力打造,采取“蓄养”方式,在拿地方面不过于激进,努力争取千亿规模,但不当做终极目标。“未来大浪淘沙,市场属于高品质企业。”

  在张宏伟看来,在近两年的市场调整期里,销售速度和回款缓慢将直接影响企业正常运转。绿城应该坚持既有的品质要求,一方面代建业务尽可能做轻资产的产品,另一方面增加高周转和快速销售项目,适当布局中端和低端项目。在战略布局方面,张宏伟表示,绿城在浙江市场份额较高,在外围区域例如江苏和上海的市场份额都不高,因此可适当增加长三角地区以外的布局比例。原标题:合肥项目多次遭“维权” 绿城业绩承压遭机构降级 原绿城系话语权不断减弱